省交通廳副廳長楊細平:出租車運營模式需轉型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林翎報道:18日,廣東省交通廳副廳長楊細平上線“民聲熱線”欄目,談及近來關註度非常高的打的軟件時強調,利用打的軟件的加價行為違反規定。
  打的軟件擾亂秩序
  過去,市民打的大多是街邊招手即停,但隨著號稱“打的神器”的打的軟件出現,市民的打車習慣漸漸發生了改變,不僅可以通過手機實時知道身邊有哪些空車,還可以預約叫車,而軟件公司為了推廣軟件,還推出移動支付補貼車費5—10元的打車優惠。最近,“嘀嘀”、“快的” 兩大打車軟件競相推出優惠“貼身”肉搏,更是引起高度關註。
  據介紹,“民聲熱線”記者調查了廣州20多名出租車司機,只有一名司機用過打車軟件。有司機表示,曾用過此類軟件,但之後退出,“不好用,對乘客不公平,也有可能引發造假。”
  不少受訪市民也表示,沒用過打車軟件。有市民認為,打的軟件的加價功能,容易產生“誰有錢就可以優先坐出租車”,還有市民提出,如果電召服務做到家,就根本用不著打車軟件。
  現場嘉賓、華南理工大學教授周雲認為,對打的軟件不能簡單地肯定或否定,它們確實為乘客提供了方便,但也擾亂了秩序。上海出台了一些政策,不一定很合理,但至少已經做了。所以廣東的交通部門也應該關註一下,不應該遲遲不動。
  的士仍是公共服務
  對此,楊細平表示,出租車運營模式確實需要轉型,現在是招手即停,先到先上。將來打的應該是以預約為主,比如手機、網上預約、電召預約等。像手機打的軟件這種模式,跟現有的出租車法規不符,也還沒有納入政府監管,這樣做的話,整個行業的服務質量和市場秩序沒辦法保障。
  楊細平指出,羊城晚報曾報道過一個典型的例子,一位抱著小孩的老人等了半個小時都等不到一輛出租車,一個年輕人用這個軟件就召到了。另外,出租車雖然是公共交通的補充,但也是公共服務,就像教育一樣,不是說家裡有錢就能理所當然地進到某個學校的。而且,司機不停地刷屏幕,也嚴重影響了交通安全。
  對於打車軟件可以通過加5或10元小費優先的功能,楊細平表示,按規定出租車是不允許議價的。他說,其實還有一種方式,“例如倫敦的定製出租車模式就是一種參考,車的檔次可以很高,根據乘客支付的價錢及服務來量身定作。”
  打的軟件優惠大戰持續
  不少市民認為,返現優惠存在議價嫌疑
  羊城晚報訊?記者林翎報道:18日,“快的”、“嘀嘀”兩大打車軟件的優惠大戰繼續白熱化,相繼宣佈了新的優惠辦法。不過,一些受訪市民擔心,打車軟件大戰的背後,有可能是造成乘客打車不公平,而返現優惠也可能存在“議價嫌疑”。
  據報載,1月10日,嘀嘀打車與微信支付發起了乘客立減10元,司機補貼10元的推廣,而快的打車也是補貼10元;2月10日,嘀嘀打車推出第二輪營銷,將返現額度減為5元,而快的打車仍維持10元的補貼力度;2月17日,嘀嘀打車開始第三輪營銷,將優惠金額從5元漲回到10元,而快的打車則宣佈補貼11元,並提出“比競爭對手永遠多1元”。隨後,嘀嘀打車和微信支付宣佈於18日零點開啟“游戲補貼”模式。
  同樣在18日,快的打車向羊城晚報記者發來消息稱,原本定於18日開始的每單減免11元,現在作廢並升級成從18日15時開始,用快的打車並用支付寶付款每單最少給乘客減免13元,每天2次。快的稱:“我們就玩點大的,別10塊、20 塊的。從2月18日開始,我們決定把每天的免單名額提高到15000個。”同時還推出了一系列與其他網站合作的優惠。
  “這有可能造成不公平”,廣州市民陳先生表示,以前試過在天河招手打車,司機卻說已經有人用打車軟件預約。打車軟件的優惠大戰,“有可能引起司機揀客”,陳先生說,出租車應該有公共交通服務的宗旨,打車軟件對老人家可能是最不公平的。
  也有市民認為,打車軟件實行價格補貼,有“議價嫌疑”。市民彭先生認為,用打車軟件的乘客和司機有補貼,而不用軟件的則無補貼,這實際上就使乘客使用不同的價格坐出租車,感覺是種變相的議價。
  據記者瞭解,打車軟件補貼有不少漏洞可鑽,有的乘客故意將路程分成幾次打的,每次都可以獲得補貼,有的乘客先用一個軟件打車,坐到半路再用另一個軟件下單,這樣可獲得兩家軟件公司的補貼和優惠。
  廣州市交委有關人士表示,目前,對於廣州如何發展應用手機打車軟件,市交通部門正在結合國家有關政策法規進行研究。對出租車司機因使用打車軟件,導致出現的有關營運服務不規範行為,經乘客投訴,一經核實,市交通部門將按有關規定對違章司機進行嚴肅處理。編輯: 牟青  (原標題:粵副交通廳長:打的軟件加價違規 優惠有議價嫌疑)
創作者介紹

1303

rb60rbcn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